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文学随笔

我的法庭岁月

来源:原创   发布时间: 2014年07月07日

  离开沙沟法庭已经快半年了,一直很怀念在法庭的那段日子。

  法庭很近,就在我们村南边,步行的话离家也就三分钟。记得以前上初中的时候,每每路过法庭,心里都痒得难受,老想进去看看法庭到底是什么样子。后来上大学学了法律,二叔还跟我开玩笑说,以后跟你婶子离婚就到村南头找你。没想到一语中的,还真让他说中了,不过他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,呵呵。

  刚到沙沟法庭的时候,还闹了笑话。因为同一批的公务员,就只有我一人被分到了法庭,而且还就是在我们村的法庭。所以,爸妈、爷爷奶奶,一直抱怨,上了十几年学,也没想让你上北京、上海,可怎么也不能回村吧。在他们的眼里,我跟大队书记,村主任其实没有两样。对此,我只是笑笑。

  说起沙沟法庭,听老庭长说,二十年前,沙沟法庭还只是三间破瓦房,外面挂一个写着“薛城区人民法院沙沟中心法庭”的木板。据说有不认识字的老百姓,以为是开诊所的,抱着孩子就去了。不过,记得一位法学家曾说过,法学就像医学,法官就是治愈社会疾病的医生。后来,法庭从瓦房搬到了现在的楼房,两排呈“7”字型排列的两层小楼,浅黄色的墙面嵌着一个个大方格窗户,楼顶边缘装了一块块仿古瓷砖,看上去还别有一番味道。

  法庭不大,但地理位置稍显尴尬,东临木业厂,西、南邻板厂,北临洗煤厂,夏天,木业厂的难闻气味混杂着锯末让人不敢喘气,冬天,洗煤厂的煤粉落得满走廊都是,一踩一个黑脚印。条件虽差,但苦中有乐。

  法庭有一片菜园,看门的刘大爷是个勤快人,二分地的小菜园被他收拾得井井有条,种满了各类蔬菜,辣椒、黄瓜、西红柿、萝卜、茄子、白菜……一年四季,我们都可以吃到新鲜、绿色、无公害蔬菜。

  菜园往西是篮球场,坑坑洼洼的水泥地,加上一个锈迹斑斑的老式篮球架,就构成了闻名全院的沙沟法庭篮球场。在这个篮球场,挥洒过我们的青春,留下了我们的欢笑,有春法蹩脚地带球上篮,有中鹏精准的三分投篮,有薛教导员夸张地扣篮,当然还有我的打酱油……在这个篮球场,春法曾经摔破过胳膊,教导员崴过脚,中鹏伤了手指,还有我划破了眼皮……球场厮杀之后,抽点凉水洗把脸,摘根黄瓜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刚才的技法,这是我们一天繁忙的工作之后最快乐的时刻。

  法庭的一楼主要是审判庭和调解室,在这里,不知有多少夫妻抱头痛哭,破镜重圆;在这里,不知有多少街坊相逢一笑,冰释前嫌;“公堂一言断胜负,朱笔一落命攸关”,如果法庭有江湖,江湖就在这里。

  因为法庭地处基层,辖区主要以农业为主的农村乡镇,所以案件大多是邻里、离婚、赡养之类的纠纷,虽然都不是什么大案要案,但每一个案件都关系着当事人的切身利益。

  记得有一次,大冷的冬天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汉拄着拐棍到法庭告儿女不履行赡养义务。端上一杯热水,我对老汉进行了接待,因为年纪大了,老汉的耳朵不太好使,我喊哑了喉咙才问清老汉的姓名、住址、来由,又联系了老汉所在村村委会,邀请村书记参与调解,然后请来了老汉的儿女,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,最终,儿女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低头认错,保证以后会好好赡养老人。这样的案件还有很多,细小而琐碎,但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,我们感受着他们的苦乐与欢笑,同时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。

  法庭的冬天比较难熬,地处郊区,因为是老房子,各项保温措施不是很完善,领导批示又给每个房间安装了电暖气,即便这样,仍然有些同志的脚被冻破……

  越是如此艰苦的条件,同志们越是保持了极大的工作热情,会议室里,摆满了大大小小几十块荣誉牌匾和锦旗,有省法院授予的“集体二等功”,有中院授予的“优秀法庭”,“廉洁庭室”,有当事人送的“人民满意法庭”牌匾,“公正司法,一心为民”的锦旗……

  这就是沙沟法庭,她虽然破旧,却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知识、思考、梦想以及人生……

关闭
版权所有: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泰山中路71号 电话:0632-4429938 邮编:271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