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文学随笔

十月印象之在路上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6年11月09日

夜色很凉。公园中的灯延绵的像一座桥,我是阔别的游人走在被杨树包裹的路上,呼吸很轻。我平举的双手托起我的身体,嵌入细密的流风之间。有些想念河道上的岁月,呼喊的追逐,迎风鼓起的白色塑料袋,我曾经把它举过头顶试图抵挡飞来的石块和砖头。如果能再看看彼时的河水,晒晒散落在树林间的日光,该是何等惬意的事。

我的思绪,绵延着山川。

家中古屋的斜后方,有一颗枣树,五六岁的我们,看他古老的枝桠斜刺向湛蓝的天空。爬树,是一件男孩子值得骄傲的技能,然而我依然不甘示弱,我喜欢爬到最高处,吃着青枣,看下面欢笑的容颜。毛毛虫是我们的敌人,这绿色的虫子让我们对高耸在我们面前的黝黑枣树充满儿时的敬畏,犹如神祗。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武器,丝瓜的叶片,将疼痛一寸寸拔除,然后再次冲向有着香甜的树干和枝桠。

那时的我会在清晨的嚎啕大哭中醒来,因为不见了母亲。我总喜欢,躲在虚掩的门后面,看着胡同口里走来的母亲,挑着水,衣襟濡湿,那是来自古井的水汽。我始终记得那些如槐花般香甜的笑容,顺着夏日清晨的斑驳日光,她们一遍遍捏着我并不柔滑的脸,我高兴的跑开,回到小床上继续未尽的梦。

路很近,梦很远。一直如此。

十月过半,阳光开始慵懒起来,温度越来越淡了,像极了踩在泥土之上的脚步,小心翼翼。我被斑驳的树影陶醉,并开始寻找自己的影子,它并不比树影深刻,反而轻薄,我想要大树一样的生活,静谧、淡定,却依然可以高大、深邃,尤其在明朗到燥热的夏日午后还可以为你提供荫凉。若不是从校园中走过,或许并不知晓,杨树的叶子快落尽了。有些枯黄的碎片在脚下私语这季候的故事,簌簌地,如雪声。

莞尔,我在路上想起这个词语,细想那应该是一种怎样的笑呢,我突然觉得难以描绘,是说女子吧,温柔顽皮的纯净,一刹那的细腻和美好。不,或许是那个贫瘠却爽朗的时代。

我并不深邃,但些许的凝重会让人疏远

关闭
版权所有: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枣庄市薛城区泰山中路71号 电话:0632-4429938 邮编:271500